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书摘:《大师们的写作课:好文笔是读出来的》

p009:王国维说:“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

p020:古人特重姚黄,菏泽的姚黄色浅而花小,并不突出,据说是退化了。园中最出色的是绿牡丹、黑牡丹。绿牡丹品名豆绿,盛开时恰如新剥的蚕豆。挪威的别伦·别尔生说花里只有菊花有绿色的,他大概没有看到过中国的绿牡丹。黑牡丹正如墨菊一样,当然不是纯黑色的,而是紫红得发黑。菏泽用“黑花魁”与“烟笼紫玉盘”杂交而得的“冠世墨玉”,近花萼处真如墨染。堪称菏泽牡丹的“代表作”的,大概还要算清代赵花园园主赵玉田培育出来的“赵粉”。粉色的牡丹不难见,但“赵粉”极娇嫩,为粉花商品。传至洛阳,称“童子面”,传至西安,称“娃儿面”,以婴儿笑靥状之,差能得其仿佛。

p029:文学的审美多属于一种移情作用,经由情感,某些重要的心理内容被投射到对象之中,但是,审美的主体不会意识到这种投射,他只会觉得那经过移情的对象,对他而言显得富有生气,仿佛是在生动地和他说话一样。这是荣格的一篇论文里的观点。

p030:《各种普通食物最好吃的时刻》,作者,“犀牛故事”主编,张春。

p036:评论家李健吾赞叹《边城》:“一切准乎自然,而我们明白,在这种自然的气势之下,藏着一个艺术家的心力。”

p036:从《边城》全篇来说,黄狗的神态、少女的心思、船夫的盘算、茶峒的风俗……统统真实无比,但无一不真的细处聚合起来,却烘托出一个如梦似幻的纯美乌托邦。这大概就是李健吾所谓的“心力”了,即以执着的理想扭曲现实的魄力。

p038:正如鲁迅所言:幻灭之来,多不在假中见真,而在真中见假。

p061:正所谓美女要盘亮(脸蛋),帅哥看条顺(身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