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时光

分类:再见,时光

时间的灰

以父之名

那斑驳的家徽,我擦拭了一夜,孤独的光辉,我才懂的感觉烛光不停的摇晃,猫头鹰在窗棂上,对著远方眺望通向大厅的长廊一样说不出的沧桑没有喧嚣,只有宁静围绕,我慢慢睡著,天刚刚破晓——题记 微凉的晨露,沾湿黑礼服,石板路有雾,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