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贵体欠安

今天去了趟医院,回来看不下学习视频。我想我得让自己把一直萦绕在脑子里的思绪倒空了,才能继续专心做事。现有的信息发布工具——QQ,微博,blog,似乎也只有这里最适合自己窝着自言自语。有种——某个周末微风和煦的早晨,迷蒙中睁眼忘一眼窗外柔软的阳光,喵一声然后用身子团一团被子继续闭上眼做梦的感觉。是自在,是安全。不会有很多人发现这里,如果他们真的无意间闯入,那么至少也会带着一点善意吧。如果正在看这篇日志的你来者不善,那么请放过我吧,小幻就是个胸无大志且对旁人无害的包子,I promise。

好了,进入就医正题。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年纪一点点的渐长,以前很多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暴露出来了。昨个,身体出现了异常的小状况,度娘之,略感忧伤。其实大致猜得出表面的病因。本周伊始,赶了赶材料,熬到凌晨3点多,第二天七点就醒了,中午也没再补觉。之后,生活不是很规律的过了两天,赶上情绪波动了一下,气血不畅,就——崩漏了(写这个词的时候,忍不住想起了小四曾经在散文集里写过的一个言语犀利的姐姐,呵呵)。窝在家里开始修养,Queen.Y听了N姐的建议,午饭回来带我看医生。

感觉女生的身体脆弱度要超过男生,老实说,今年进医院的次数着实不少。

年初被鱼刺卡了喉咙,一天之内跑了三次医院才彻底摆脱心底疑惑。三家不同的医院,第一家说自己小医院,没有喉镜看不了,推荐我去了第二家医院。第二家医院的医生用间接喉镜看了看,暴力的用镊子找刺未果,还划得我生痛,后来想想,也不知是她是碰到了鱼刺划出来的伤口,还是就直接给我划伤了,才那么疼。医生说我不放心可以做电子喉镜,之前度娘过,这个检查还是很贵的,所以放弃走人。临走,同屋的大夫趁机给我们发广告小卡片,配镜中心的,据他说,更专业!在我印象里,专业配镜中心应该是不用打广告的吧,最主要是他们的态度……好吧,我承认我是个敏感的人。接着回去跟同学聚会,到下午还是痛,于是胆小的我又跑去第三家医院——这次不想随便找间医院了,去了市立医院。快到门口了,直觉得熟悉,才反应过来第一次配眼镜是在这个地方,那是很多很多年前了,妈妈带我来的,顿时充满了亲切感与信任感(看来这二十几年都过得挺健康,没来过大医院)。同时自恋,记性真好啊。挂号,交号,等待,中间经过小时候滴了药水等着测真性近视还是假性近视的那一排椅子,想起当年一群小孩儿排排坐,集体闭着眼睛的场景,有点儿好笑。这次医生是个大叔,年纪挺大的大叔,我都快想叫他大爷了。态度很温和,仔细的检查了半天(纱布消毒以后轻轻扯着我的舌头让我各种发一的音,然后他就趁机用间接喉镜看我的喉咙)。最后结论是,没有找到刺,可能已经划下去了,但是喉咙那里划破了,还有些红肿,三天以后来复诊,还没好就进一步检查,但是他估计应该没事儿。谢谢医生然后遛达出门,至此,Y市医院一日游结束。

第二次进医院是眼睛出问题,戴隐形眼镜发炎了。因为年初的经历,坚决不要随便找家医院看病,于是去了Q市最好的附属医院。医生说我好了以后可以继续戴隐形的结论把Queen.Y给气坏了。那次买药花了八十多,一瓶眼药水,一只眼药膏,后来自己去网上查,确定是良心开药。

第三次,去复诊。碰到神级专家坐诊,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仔细的给我检查眼镜,写病历。旁边应该是他带的学生,帮他操作电脑增加记录什么的。忘记说了,附属医院信息化系统做得还挺完善的,所以看病什么的。医生爷爷用方言嘱咐我以后要用眼卫生,我没听懂,学生重复一遍,终于懂了,谢谢之后转身遛达走人。

第四次,一句话就能说清——no zuo no die。

第五次,就是今天啦。看得是女生科,医生问了问题,对于我的情感状况表示惊奇,难道我必须得借助化妆才能让大家正视我是大龄女青年这一事实么……当然,郁闷的不是这个,是那啥,医生知道我是H大的,来了一句,H大的不都是好学生么?好吧,我承认我又敏感了,不过那啥,那个语境你真是不多想不行啊。所以就纠结到写这篇文章之前,但是所有的就医经历历数下来,似乎这不是我最奇葩的经历,于是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不郁闷了。毕竟作为一只医生,她大概见过太多事情了。

以后还是好好保重身体,规律作息。向辛苦敬业的医生们致敬,还是敬业的医生多些,祝愿以后医患关系不要那么紧张。也祝愿那些仗势欺人的恶男恶女们早食恶果,有句话叫作——天道好轮回,知道么,哼哼~

  1. xqiushi说道:

    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腰痛,不能坚持5点起和22点睡了,也很郁闷。但是我的坚信:小病自我诊断,大病自我了断。再坚持一下,实在不行就了断算了。
    似乎你这个评价又有问题了!

    1. 小幻说道:

      我加了个插件,会自动识别嘴欠的人然后评论功能障碍。

      1. xqiushi说道:

        还好,我顺利地回复了!

  2. xqiushi说道: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腰痛,不能坚持5点起床与22点睡了,也很郁闷。但我还是坚信:小病自我诊断,大病自我了断的原因。再忍忍,如果实在不行就了断算了

  3. 老杨说道:

    还是健康生活为上,保持好的作息习惯和生活规律最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