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2013年的毕业季

又到一年毕业季,今年却比以前的惆怅来得多一些,因为同级的这帮人,要撒丫子各奔东西了。比起师兄师姐们的离去,这一折更让人不能接受一些。随着他们的离去,那些基情的,温暖的,令人捧腹的过往不再会有人经常提起。小钊走了,“调服务器”就只是调服务器了。

大玉儿说,“我怎么不觉得伤感,反而有点儿兴奋呢?”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他说:“你怎么感慨比我还多”。

最近见见旧友,闲聊几句过往,忍不住抱怨过去的兄弟,L说,其实你应该先检讨一下自己。于是很失落,下意识地想逃避。就差一步就退群离开这个小圈子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一直一直都很想让他们来参加我的婚礼,虽然也许不会有这么一个婚礼,虽然也许他们不会集体参加,但是想到这一点,我默然。然后就继续死皮赖脸地赖在一群过去总是包容我的人当中,你一定没有见过我是怎样的飞扬跋扈,让身边关心我的人伤心落泪。

你知道吗,我就这么想逃离又舍不得于是选择死皮赖脸地过了好多年。直到王小丫童鞋也要毕业了,我才终于在最后一顿只有我跟L的饭桌上感到那扇门要慢慢合上了。不知何时再见,不知何时再聚,在纷繁的世界面前,大家的未来都是渺茫而未可知的。前一秒还孤苦无依,也许后一秒就步入婚姻了,不再见,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只能在心里奢侈地祈祷再见面,还可以认得彼此,还可以不生疏得谈谈天,说说地。

我很想各地周游一下,去那些有同学散布的省市,厚脸皮的叨扰。看看时光改变了什么,世事磨砺了什么。一直未能成行,一直恐惧自己见到的会超出所能接受的范围之外。我承认我是个懦弱且胆小的人。有些人今天要离开,有些人明天要离开,我想我是离开集体太久了,竟然说不出更具体的话来。事实上,很多时候,非常自惭形愧,非常。

青春散场,不诉离殇。我们都是大人了,会慢慢学着淡然的。再见了,朋友们!

  1. mirage说道:

    你会解脱的

    1. 小幻说道:

      过得挺好,前两天还见到古月童鞋了。

      1. mirage说道:

        古月?你怎么可能见到她?

        1. 小幻说道:

          她回来政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