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所谓心动,只与自己有关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首发于豆瓣
封面来源:电影《情圣》

六祖慧能大师说:不是幡动,不是风动,而是你们的心在动。

如果你最近找不到好笑的电影,可以看这部。题材十分老生常谈,胜在人设配置合理,笑点分布均匀,节奏不错,剪辑也不错。部分剪刀使得导演原本想借助的实物意向表达趋于隐晦,但是不影响整体情节连贯性。

宿舍一行五人,每个人的人设都有特点,包括酱油位的邓超。电影的大前提是一个老实巴交,人到中年,事业小成,但家庭生活逐渐趋于平淡的普通人,在死党身故后,对于如一潭死水的生活,产生了打破与逃离的渴望。

电影中有两个意向是对称出现的,第一个是肖央妻子的那对耳环,在葬礼时摘下放进肖央的口袋,在中文学校时丢失,在与yoyo确定暧昧关系时,先否定丢弃,后在雨中寻回,并紧紧窝在手里。从花絮中看,可以发现,肖央最后告诉妻子,耳环一直都在,没有丢。这一片段因为一些原因被剪掉了,但是整体意向依旧完整。耳环代表了肖央与妻子之间的感情,因为舍友的突然死亡,导致肖央对平淡如水甚至浪漫全无(早晨起床共用洗手间那段)的夫妻生活产生了动摇,在肖央去中文学校追逐yoyo时,他暂时的忘却了自己对家庭对妻子的责任,于是耳环跟随着肖央疯狂的撩妹举动丢失了。面对妻子的询问,肖央一脸无所谓,但是说出的话却相当耐人寻味。找它它不见,不找它它会自己出来的。

当yoyo最终在广告牌下与肖央进一步示好,并且询问耳环主人时,肖央先是丢掉耳环,后又发疯寻找,并在雨中找回耳环,紧紧攥在手中。此时他虽然向yoyo隐瞒了自己的感情状况,但潜意识里,还是看似不在意的代表妻子的红耳环,其实还是肖央尖上的一颗朱砂痣,就算是跪在雨水横流的下水道,也要把它捡回来。这样一个场景为后来的结局做了一个铺垫,使得大梦初醒后肖央的转变有了依据,变得合理。这种转变的反例,就是前段时间评论两极分化的《西游伏妖篇》(此处为吐槽)。

肖瀚在暴雨中需找妻子的耳环(图片来源:电影《情圣》)

电影中的第二个意向是肖央在失去意识时进入睡梦或者幻觉的场景。两次都是跳入水中,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前方有光亮。在他飞去泰国找yoyo的时候,那光亮处是yoyo。那个时候,他以为跟yoyo在一起,就可以摆脱这种死寂如水的生活。而当肖央只穿睡袍,被推到窗外,再奋身一越之后。水中的光亮依然在,但是佳人已去。看的时候,我本以为导演会安排妻子不离不弃的等在那片光亮处。后来我明白到,空无一人,是一个更为耐人寻味的处理方式(也许是我想多了)。

很多事情都是需要靠自己去想明白,去实现的。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确实会给你带来短暂的得救的幻觉,但那只是幻觉。如果你自己非要把自己引上一条溺水的路,那么谁都救不了你。所以,影片的最后,肖央选择了自救,选择了释放。

一场大梦之后发现,所谓心动,并不依靠任何人。那片空无一物,象征着精神释放的光亮,是等着人们自己主动游过去。并不会因为有人在哪里,而让你瞬间到达,也不会因为没有人,而到达不了。一切,都依靠自己,由自己的心态决定,而非一场如梦如幻的露水情缘。当肖央在停车场单向玻璃的那边,放情地自嗨跳舞时,他或许已经想通了这一点,从而找到了影片一开始,他所羡慕的,yoyo在那里无意间所展现给他的那份灵动与自由。

这部电影我最后打了3星,因为觉得最后最大的转折那里,情节冲突不够强烈,因此反转所形成的感官刺激,就没有那么淋漓尽致。毕竟所讨论的话题是老生常谈,因此是当作一部喜剧来看的,不能让人产生很过瘾的感觉,是喜剧的缺憾。

—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