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听到『绝望比贫穷更可怕』时,我在想什么

最近高中开始联系统计我们这一届毕业生毕业之后的发展情况。小幻作为一只还在蚕食社会剩余价值的肄业高危人群,对于这种统计,是抵触的。然而,高中的班主任特地给小幻打电话,跟小幻说一定要写,那时候没有镜子,小幻看不到自己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同样接到电话的,还有老同学traceofpeom(咳咳,你想不到自己这个名第一次亮相是以这种形式吧,但是我要吐槽你的名字太长了,后面缩写为trace)。我俩情况差不多,trace比小幻好一点点,他今年毕业了,有了工作,开始向社会回馈价值。trace发消息给小幻的第二句话是,『我就是个卖电脑的』。小幻的老师Dr.Wei过去常常教育小幻这一批人,『现在不努力,将来都不好意思去参加同学聚会』。这么些年之后,小幻终于读懂了怹说这句话时的痛心疾首。

然而,『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并不是今天的主题。昨天跟朋友H聊天的时候,他提到了最近看到的一则新闻,发生在甘肃。这则新闻很特别,它会被很多人转发,但是这个转发的链接常常在不久之后就失效了。新闻牵扯的内容,是甘肃康乐县景谷镇阿古村山老爷弯社的一家八口。8月24日下午,四个孩子的母亲亲手把孩子送上西天之后,跟他们一起去了天国。9月2日,孩子们的父亲在料理完后事之后,也在离家的移除树林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对此,有人说,绝望比贫穷更可怕。小幻本来不信,后来发现,今天早晨看过那篇突然出现的社评之后,它真的消失了。

小幻只记得自己年少时有过一个疑问,有手有脚又身体健康的人们,为什么要通过很多效率低下的生活方式来生活。那个疑问提出的不久,小幻得到了一点点解答。人在基本温饱都不一定能保证的前提下,是很难有别的精力去想如何会更好的生活的。他只知道,先填饱肚子再说。后来过了些年,Alice聊起,往往社会最底层的人,要在一个城市生活下去的成本,是高于普通居民的。她举例的时候,是以美国为例。在那个国家,看上去不会有人饿死,但是想要有所上升,很难。流浪汉没有基本的资金,没办法负担长租的房租,但是短租甚至日租的租金,要贵于长租。因此,他们每天只是维持最基本的生存所需花费的成本,已然高过了有固定住所的普通人。而因为教育、没有固定居所等等这样的问题,导致他们只能从事一些低报酬的工作,并且每天的工作量使他们无力再去思考其他事情,甚至,他们可能根本不会有机会知道,通过其他的办法可以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在小幻局限的眼界里,这是『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原因之一。而新闻中的那位母亲,则被生活逼迫到了一个更为极端的情况,她连每天早晨睁眼的动力都没有了。小幻不是社会学者,也不想拷问制度,不想拷问人心。只是想知道在现阶段这样的体制下,这样的环境下,能不能通过思想的一点点改变,让事情变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最后,还是落到了读书这件事情上。在小幻看来,上学读书,真的是现阶段能够改变人境遇最有效的办法。无论是经过高考最终去学技术,还是其他什么的,这都是贫困家庭的孩子能够通过改变自己境遇从而改变家庭境遇的捷径。因为老祖宗说过,『授人以鱼不予授人以渔』,与其把所有扶贫款项用来保证温饱,不如拿一个较大的比例出来搞扶贫教育,我记得有位我很敬重的人说过一个概念,『精神扶贫』。社评人孙立平说,『绝望比贫穷更可怕』。因为看不到一丝丝希望,一个妈妈杀死了自己的四个孩子。如果精神上不是这么贫瘠而没有希望,也许,我只是说也许,这位妈妈就不会如此做了吧?

读书上升这条路很苦,如果以前有一块钱可以用来吃饭,那么如果要读书,吃饭的钱就会变成五毛。非常难坚持,但是却值得坚持,因为它换来的是精神上的不贫瘠与希望,对生活是一种长远的投资。小幻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小幻是从这样的精神扶贫学校走出来的一员,小幻并没有自己同期的其他同学那样努力,所以并没有他们那样成就卓然,但是小幻很清楚的一件事是如果不在这所把钱掰出一半来读书的学校,小幻大概连现在所能达到的位置都不会有。写到这里,自己,算是跟自己和解了罢。虽然不才如此,这点儿希望跟肯定,还是可以给予还在人世的其他杨改兰们的。至于哀叹自己是盛世蝼蚁的,哪朝哪代没有蝼蚁?即使我们都是蝼蚁,小幻也要做一只积极向上的蝼蚁。手中有剑,方能保护心爱之人。

回到文章最开始的地方,我想,终于可以琢磨着挑一个时间去好好的写一写答应老班要写的东西了。至于卖电脑的trace,给领导的演示幻灯片做完了就也来写写吧。建数据中心用的高性能计算机跟一般老百姓用的普通笔记本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人家都绝望到那种地步了,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妄自菲薄?还是好好码码经历,万一因此而募到了更多的资金,也许就离拯救杨改兰们又进了一步。

这个世界上令人绝望的东西已经太多太多了,令人成长的是忧患意识,而不是纯粹的负能量。所以小幻不爱负能量爱鸡汤,这碗浓鸡汤,小幻煲了,要不要喝,你们随意。因为地域问题,也因为此文是临时起意,并没有事先问过老师的意见,所以,学校的名字小幻暂时就不透露了。我们学校的故事,如果你们愿意听,也许某一天,小幻会讲一讲。倘若某天听了小幻的故事,大家愿伸出援手,不知道算不算是小幻对社会的贡献呢?

就先幻想一下,见笑了。

  1. xqiushi说道:

    《潘多拉的盒子|航海日志》被砍了
    我是个Low逼,无资格评价任何人(除我自己)的人生与思考,此文不“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