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第三世

第三世,玳瑁
                   
    他大学毕业,工作直到现在,从没对一个女孩多看过一眼。
    同事们的传言他满不在乎,整天混着自己的日子。实际上,他也很奇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其他女孩提不起兴趣,内心深处,他其实也是有渴望的。
    但一见到女孩子,他就别扭。
    单身汉的日子很无聊,也无趣,他每每在街上闲逛,总是很羡慕那些情侣,为什么上天不垂青他,让他也有一个完整的人生呢?
    后来她出现了,和她相遇纯属偶然,是有那么一天他们同在一个商场闲逛,下起雨,雨是那么的大,以至他们都决定在门口等雨停。这样,他们就看见对方了。
    他的第一眼,觉得很舒服,看她孱孱弱弱的样子,忍不住想揽在怀里。
    而她只觉得好面熟,好面熟,在哪里见过呢?
    他们就不自觉的向对方走过去,说起话来。
                   
    等她回到家,第一个接到他的电话。
    他觉得自己恋爱了,他每天都是那么想看见她,但是不知道,她怎么想。
    而她每天都猜测:“让他说,喜欢我,真的那么难吗?”也许每个女孩的内心深处都是相信宿命的吧,她跟单位的同事去一个庙宇参观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算一算命。“我跟他,究竟有没有缘分呢?”她小心的问。
    “你们是命里注定的一对,总是要在一起,但是,你们恐怕没有什么好结果。”“为什么,大师?难道没有破解的方法吗?”大师捋着胡须说:“方法是有一个,但是天机不可泄漏。”她急得快哭了,才得到回答:“你还是一切随缘吧!”她泱泱而去。
    大师望着她的背影一笑。
    “你们去算过命了吗?”她不甘心的问一个同事,“这个庙里的大师灵不灵呀?”“算命,大师?这个庙里没有算命的呀!”其他人起着哄去看,果然,没有一个人见过给她算命的和尚。这是假的,她说,一切都是我的幻觉,然后自己点头,全然不顾心里觉着的不妥。
    后来他们还是在一起了,但究竟只是朋友,彼此没有一点表白的话。
    他不敢说,她不想说。
    他去海南的时候,给她带回一只漂亮的玳瑁手镯。深色的花纹里,有一道道的血丝。
    他告诉她,玳瑁是深海的生物,能活几百甚至千年,它们只有在活着的时候被放到容器里活活蒸死,才可以制作成这样有血丝的手镯。这样的手镯是有灵性的,谁开始戴它,谁就可以成为它永远的主人。
    她觉得好残忍,但是还爱慕它的花纹,把它戴在手腕上,不怎么沉,她觉得珍宝一般。
    送她手镯的第二天,他说他喜欢她。她幸福不已。
    可是接下来,单位派她去日本学习三个月。
                   
    她在日本的时候,每天每天都在想他,但是她不敢给他电话。生怕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会更想他。就这样熬过了三个月,她觉得自己都老了,好不容易等到那一天,她回国了,在机场找他的影子,没有。
    她找到他,他一脸淡然,仿佛全然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她哭了,抑制不住,当着他哭了。
    他现实不以为然,终究不忍,刚想说什么,梅来了。
    她看见他身边漂亮的像仙女的女孩子,愣住了,不再哭。
    “我把手镯还给你吧!”她说。
    “不必了,再说你已戴过,它永远都是你的了。”他说。
    “那有什么用呢?”她说完不顾一切的逃开了。
    街上人很多,有人诧异的看着她,想必我的脸色很难看吧?她想,但是她什么也顾不上,她没命的跑,一直一直的跑,终于跑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她抬起手来擦眼泪,碰到了玳瑁手镯。“还有一样东西,是永远属于我的呀!”她想,抽咽着笑了。
    转过身来想走,她这才发现身后有人……
朋友们说得对,他想,她确实各方面都比不上梅。女人嘛,对他来讲都是一样的,以前是他不明白,遇到她以后他就开窍了,他在周围的女人之中选了一个最好的,安心的过着幸福生活。
    一开始这样,不过他很快发现了令人惶恐的事情。
    他总要忍不住想起她来。
    她的说话声,她的动作,语气,甚至眼泪,他不能不在对着梅的时候,想起她。
    我是中了邪了!他狠狠的想,她已经在他的世界消失很久,但他清楚自己的心里,还是想见她。他对自己的想法觉得可怕。
    有一天晚上,他很早睡了,半夜有人敲门,他去开,门口是她。
    “你……”他说。
    她谦然的说,打搅你休息了,我来是有一点要紧的事情跟你说。
    她越客气,他越难受,忙让她进来。
    她把玳瑁手镯递给他。“求你一定收下!”她坚决的说,“我已经再也没办法戴它了,其实它也是个可怜的精灵,就当是我求你,替我保管好吗?”他觉得无法拒绝,她又说:“这一回,我又输了,我错了,我要走了,你我的缘分到此为止。你不要内疚,也不要害怕,我永远都是希望你好的。”说了这些怪话,她就飘然而去了。
                   
    她还是忍不住要哭。神仙安慰他说:“其实你只要不爱他,赌局就没有了,一切可以重来。”她摇摇头说:“不可以,我做不到,我爱也爱过了,难道可以都不算数的吗?我是为了爱才生的呀!”大胡子神仙叹口气说:“我算命的时候跟你讲明白就好了。”“有的事情是不能假设的。”她说,她的眼泪已经干了。
    “我有个请求,可以吗?”神仙说:“好吧,你是我最怜悯的孩子了。”
                   
    他清早起来,头很疼,该是上街买早点的时候,他糊里糊涂的走过去。
    街上还是像往日一样,不过他忽然由衷奇怪的感觉,一切不同了,究竟是哪里呢?有人在叫卖晨报,他鬼使神差的买了一份。
    在一个角落里,写着昨日某某地点发生命案“歹徒抢劫未遂捅死女青年”什么什么。外加一张照片,希望知情人士举报。他看了,蒙了,仿佛全身的血液不再流动。
    那是她,昨天晚上的她,已经死了。
    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又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一切都结束了?他对自己说。
    但是怎么能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懵懵懂懂的走,走,走……
    这是一间很大的庙宇,一个白胡子的和尚对他笑。
    “大师,你笑什么?”“她走了,你得偿所愿,我为你高兴啊!”他说:“不,大师,我很难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吗?”和尚脸色一亮说:“你真的想知道吗?”他点头,和尚不语,走到庙门口折下一枝桃花,给他:“插在水中,放在床头。”他照做了。
    第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是一棵树。
    第二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关于青剑的梦。
    第三天晚上,他做的梦是关于,一把玉壶。
    梅来找他,他忽然一阵内疚,一阵酸楚:“我们分手吧!”他说。
    他又到了那个庙宇,老和尚好像专门在等他。
    “你明白了吗?那个三世的赌咒,你赢了这结果。”他摇头:“不,她赢了,她走了,我再也不是完整的了。”“如果我死去投胎,可不可以再遇到她?”和尚说:“不,没用了,你已经失去。况且她现在已经变为一棵树了。”“为什么?”他得到一声叹息:“你早已经是个人了,而她不过还是一棵树。”他茫茫然,再也不知自己应往何处去。

结局:
  
   她是原始森林里的一棵树。
    很少有人能够到达这里,她的生活是平静而安闲的。
    有一天,她旁边的一棵树把枝条向她长过去,碰到她了。
    她吓了一跳,说:“你在做什么?”那树说::“我很寂寞,而且……我喜欢你!”她哑然,许久不语,但是接受了那树枝。                 
    他是一个勘探队员,别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改做这一行,而且专门往原始森里跑。
    一年又一年,他很老了,眼也花了,背也驼了,依然是一个人,依然不改的继续在原始森林里奔波。
    时间和耐力,是能够改变一切的吧!
    他常常对自己这么说。
     “有一天,当我转过一个山头,我也许就可以看到那棵树了。
    我要告诉她,我们都是为了爱而生的。
    虽然我以前,一直不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