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这篇不是连载,但还是想放在这里。

最近一直很安分的呆在宿舍。其实也不能算安分,在校内上传了一张穿吊带梳公主头的照片做头像,那一天超过20个人来我校内。惊呼女大十八变的大有人在。也有看惯我大大咧咧假小子形象的,看着那样子的我,有点点不适应。而我就在恶作剧的快感中乐了好久。

今天有点儿烦,舍友着急出门,但是手机没电,所以把我的拿走了。我以为她安排好一会儿让人把她在自习室的充电器给我拿回来呢,结果都现在了也没见着个影。 偏偏在那个手机自动关机之前,收到一条短信,号码不认识,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最近在这边实习的馒头终于闲下来要跟我见见,但是开不了机啊,我郁闷啊。抓狂 了。

最近特别花痴。这话也就背着男朋友说说啦。刚才还在问lonely她弟弟帅不帅。昨天还对着高中同学传上来的她们小教官的照片大发感慨。我最近怎么了呢? 有点儿抽抽,穿平时不会穿的衣服在外面招摇,讨论自己平时不会在公共场合讨论的问题。黏自己平时不会黏的人,话说我以前不黏人,现在变好多。

有时候会很想很想一个人,想到眼泪要流下来。有时又会一个人乱想外加傻笑,对着他的照片发呆,这一场相思变成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想自己这么黏人是因为新鲜吧。或者还有可能是——不安。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有安全感的孩子,但是又可以给别人最大的信任。喜欢星座跟各种各样的性格测 试,说我信,不是十分,说我不信,我又很迷认为说得很对。然而现在我做着跟射手人一贯风格完全相悖的事,不洒脱,不独立,好像生病了一样。不安因为未知, 未知又让我憧憬,很矛盾的事情,矛盾地同时作用在我身上。于是,我抽了。

好想好想你,说这么多都是因为很想你啦,猪头,竟然说我黏人,以后都不黏你了,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