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家乡,故乡

灿说,小幻有个本事,经小幻描绘的事物都令人产生好感跟向往。

小幻的第一反应是,在古代,我应该可以当个好媒婆。在现代,要是混不下去了,去当个销售是不是也可以饿不死?

你问这跟今天的主题有什么关系?

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国庆的时候,回了趟家。

家在千里之外,硬座过去,硬座回来。回来的第二天,扁桃体就抗议了,跟它同谋一起反叛的,还有鼻子眼睛脑袋。小幻一边昏昏沉沉地洗着衣服,一边回想在家时候的情形。

离家求学已经十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好好审视过我的家乡,等到终于可以一个人静静去想的时候,发现很多东西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化了。

下火车的时候,虽然乡音未改(我自己这么觉得),头发还是以前一样的营养不良黄,也并没有扎着朝天辫的小屁孩儿笑嘻嘻的来问,你从哪儿来。却依然感觉到,自己在这片土地上,已然被当成一个异乡人来对待了。

也许是夹杂着不自信导致方言含混不清吧,旁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两遍之后,切回普通话,沟通顺畅。县城不大,不知何时,添了几条公交线路,固定线路,固定停靠站,有板有眼,全然不是儿时随意亲和的模样。大抵是看我背着包,司机叔叔操着一口宁普把我到站要换成的公交线路大声地说了三遍,看我点头记下,他才关了车门,缓缓驶出站。

风雨里,小幻在清晨的低温里一边瑟缩着微微发抖一边默默体会什么叫作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终于望见1路车缓缓驶来时,竟然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句,千呼万唤始出来。司机是位大姐,假期的早晨,车上并没有很多乘客,车载TV播着一部不知名的韩国特工电影(是的,我还看了会儿。。。)。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子坐在过道的另一边,聚精会神地望着屏幕。然后……平时步行需要二三十分钟到的家,小幻坐车坐了二十分钟,最后下车的时候还有几百米。沿途净是不认识的风景,一时间有点儿恍惚,我真是在这里长大的么?

假期中的空隙,一时兴起,跑去看二十多年前的旧居。不曾想,儿时觉得无比远的路途,现在的自己竟然轻轻松松就走到了。甚至,一瓶水都没有喝完,就已经把过去常呆的地方统统走了一遍。不曾想,原来时间竟然有这般缩地成寸的法术。

走过了上小学时每天都要经过两遍的城墙,走过了小时候经常去蹭汽水喝的亲戚家开店的二层小破楼,楼后面是老爸曾经供职过的工厂,二十年,大门依然是以前的那一个,过去看着是很高大的门,现在望过去,矮矮小小的,全然没有往日的威风。厂里的空地上零零散散堆砌着杂物,一排厂房的门都紧紧闭着,荒废了啊。

出了工厂,继续往前走,过桥,桥下的水渠望不见底,倒不是因为深,而是河床上密密地长满了芦苇一样的植物,下午的阳光温暖,没有风,它们都懒洋洋的歇着自己的茎叶,翠绿翠绿的,一点儿也不在乎现在已经是北方的秋天。不知这里夏天可还有水,小时候这条渠的污染很严重,每次走过都是捂着鼻子很快的跑过去,从来没有注意过它盈满水是什么样子。

再往前走的路,特别熟悉而又陌生。梦里梦到这条路时,大部分时间都在逃命,只觉得它那么长那么长,好像永远也跑不到尽头。现在看来却是……实在是想多了。没几步,就走到了它的尽头,到达了小幻记忆里老爸最早上班的地方。这里以前是家药厂,那时家里有各种面口罩,药剂瓶,以及PH试纸,记忆里的厂区,从踏进不久就弥漫着潮湿的药草味儿。各种药材在被炮制之后,都成堆晾晒在后厂区的大空地上,这里的蒺藜特别多,漫不经心的零星散布着,儿时每次跑来玩,回家的时候,身上、鞋底都三三两两的或挂着或扎着那么几个。记得有一次,鞋底特别软,有一颗『钉子户』在鞋底嵌了好久,等到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快扎穿小幻的鞋了。

厂区里还有蘑菇房,小幻记不清这是副业还是也是药材,只记得一包包塞得圆鼓鼓的腐料码成墙,袋子上被扎出孔洞的地方后来会长很多『蘑菇』,那个时候也没有密集恐惧症这个词,看着小『蘑菇』密密麻麻地冒出来,也没有觉得难以忍受。

厂区东边是老爸呆的车间,杂物跟及腰高的野草拦住道路,似乎不想小幻再走下去了。犹疑间,远远的转角处跳出一条看门狗,冲着小幻狂吠。吠声引来了一个大爷,远远地站定望着小幻,看不清神色。是了,我现在是陌生人,还是不要逗留的太久比较好。原路退回,快出厂门时,发现路边多了一名中年妇女在扎花圈,叹声气,最后再望了一眼,就出去了。忘记说的是,虽然这场已经不是原来的药厂,虽然墙上挂着几块其他的牌子,但是看上去没有人,也是荒废很久了。

原本厂区的后面是一片砖房,小幻的家就在其中一间。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拆了,一眼望去,一马平川。再也找不到过去居住过的痕迹,小幻只能凭着大概的印象走到一个大概的位置,然后对着那段平地跟自己讲,嗯,这就是我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我坐着看过落日的厨房屋顶,我闲着没事儿爬来爬去的院墙,都已夷为平地。将来这里会有什么,不知道,它对于我的使命已经完成,要不要成为别人儿时的记忆,由不得我来臆测。

虽然每年都会回来,但是依然搞不清这里物价。走在街上,我不会迷路,但是也不敢说自己认路。小时候吃过不知多少碗的酿皮,小幻只吃了一碗,若干小时后便开始满街找药店买泻立停。

记得小学时,看过一本散文集《错在花季》,里面有一个奔二的少年,回乡去看,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好像很哀伤的样子。小幻当时读不懂,现在才终于明白了一些。时光飞逝,那本书早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小幻的家乡也终于变成了故乡。

  1. xqiushi说道:

    你确定你没有买错票吗?

    1. 小幻说道:

      钥匙还能打开家门,应该是没错的。

      1. xqiushi说道:

        门锁坏了吧

        1. 小幻说道:

          你是个坏人。

  2. daisy说道:

    此篇可以用《心理学与生活》里的知识分析一下的

    1. 小幻说道:

      嗯,你来分析下呗,欢迎投稿,没有稿费,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