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orld!

文科的格调 + 工科的背景 = 爱浪漫的程序媛

想要纯英文的学习环境?试试TMC | 转载

本文作者:于帅Jacob(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0cf92ca111c5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已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昨晚在济南 TMC 参加了第一次活动,受到的冲击很大,对于想要学习英语和提高演讲能力的童鞋来说,绝对是一个好去处。

TMC即Toastmaster Club,是一个致力于提高会员的沟通协调能力和领导能力的国际性组织。TMC总部Toastmaster International(TI)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成立于1924年。

活动分为三部分:

  • 第一部分是既定演讲(Prepared Speech),3-4位演讲人每人发表5-7分钟的演讲,仅限会员参加;
  • 第二部分是即兴演讲(TableTopic),一位主持人(TableTopic Mater)准备6-8个问题,在场人员自愿上台回答问题;
  • 第三部分是评估报告,会有专门人员负责帮助你,他们是:时间官(Timer),语法官(Grammarian),口语官(Ah-counter),评估员(Evaluator),评估长(GeneralEvaluator)。

简单说来,TMC的活动流程是:聆听演讲,回答问题,接受建议,有所提高。

We’re not alone.

我是偶然间了解到TMC的,当时上网查完信息之后眼前一亮,终于找到组织了。在这之前我一直自己学习英语,听力和阅读能力提升了不少,但是面对面交流的能力毫无提升。一直想在济南找一些能够一起练习口语交流的小伙伴,但苦于没处找。当去了TMC之后,突然发现,I‘m not alone. 没想到这里竟然有那么多热爱英语和演讲的人在。当我们在一个角落暗自努力着的时候,一定有另一部分人在另一个角落做着同样的努力。我们并不孤独。

拥抱挑战,培养刚需

整个活动的每一个环节都会进行计时,包括主持人的讲话,严格控制时间。当三位演讲者讲完之后,会有三位评委一对一做出评价。然后时间官、语法官、口语官会分别给前面的每一位人做出评价,十分到位。即兴演讲环节挑战性比较大,针对一个问题,准备15秒,然后发表2分钟的演讲,我被叫上去做了即兴演讲之后才知道什么叫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整个环节,除了既定演讲之外全部都是即兴演讲。

除了我这种菜鸟级别的,抛开发音,每一个人都可以十分自如流畅地用英语进行交流讨论,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中国人在一起说英语就像说母语一样流畅。俱乐部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从新手期过来的,每周四晚上的聚会除了能相互学习,还能充分“用英语”,是真正用英语去交流去讨论。听着台上人流利自如的英文,我再一次感到了“用英语”的重要性,“学英语”十几年了,但是始终说不出一口流利的英文。

在TMC里面,大家都用英语交流,自己也被逼着必须说英语,即使说的不好也要说。如果之前没有找到学习英语的刚需,那么每周四晚上TMC的活动就倒逼着自己在平时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因为TMC不会让你整场都坐在那里默默当一个观众。

俱乐部里的人来自各行各业,有医生,有老师,有金融从业者……学习英语对他们来说是工作之外的充实,是一种保持上进的方式。有时候,仅仅是知道这些人的存在,对自己就是一种莫大的激励,参与其中,更能被这种浓厚的氛围所鼓舞。

配合实践+刻意训练,学习更有效

这次活动,我一共上台三次——自我介绍,即兴演讲,新人分享参会感受。刚开始做自我介绍时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紧张……等到即兴演讲和分享参会感受的时候,比起第一次上台,明显好了很多。

我之前看过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 Amy Cuddy的《Your Body Language Shapes Who You Are》以及A.J. Hoge的《Public speaking English》。他们都强调了在演讲的时候,要 “open your body”,不要做出抱肩等”close your body”的动作。整个活动过程,台上台下我都在刻意调整自己的肢体动作,确实能感觉到这样做了之后慢慢就不紧张了。肢体语言的调整与内化还需要长期的刻意训练**。A.J. Hoge强调在演讲的时候,解除紧张的办法就是把注意力放在内容以及听众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不要总是想着自己这样站是不是不好看,这样放胳膊是不是不自然……多去想要怎么组织语言,要怎样讲听众更容易明白。

TMC目前在国内发展很快,很多城市都有分支,想要学好英语的小伙伴可以查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有没有TMC的分支,有时间的话可以参加一次TMC的活动看看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学习环境。


号主有话说

很久之前就要了 Jacob 这篇文章的授权,一直没有发。最后补上一点儿感性的内容吧,关于我自己本科的两位英语老师跟研究生期间的一位外教,暂且叫他们 A,B 和 Dr.H 吧。

A 是一个别人对她评价很高的老师,就是会出去做评审那种。某次上课的时候,我想要表达一个观点,然而当时表达能力不是很够,因此想要说中文,然后请她告诉我对应的英语表达是怎么样说的。就在我发出第一个中文字音的时候,她把我给打断了,强迫我必须说英语。 而我又表达不出来,于是从此闭口不言。

我上 B 的课纯属意外,同学跟我讲这个老师的课前会有 presentation,轮到他了,打算去讲魔兽跟指环王。于是,好奇心爆棚的我,那天跑去旁听。 Presentation 当然是全英文的,但因为每个人都讲的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偶尔有磕磕绊绊,也就过去了。对英语的兴趣算是重新被点燃,再然后,我就开始去旁听,每次都坐第一排,因为 presentation 之后,B 老师讲到自己的求学经历,也很有意思。B 老师一直以为我是她班上的学生,直到期末打算给我多加点儿出勤分的时候,我才跟她讲,我是来旁听的。可惜下学期想要选她的课的时候,她出国交流去了。

Dr.H 大概是我见过最严谨的美国人(虽然我本身没见过几个),美籍西班牙裔, 要求我们叫他 Dr.H。他在学校教书的时候,办过一个English Corner,班上的学生自己去。他会不厌其烦地纠正你的发音,目的不是要让它纯正,而是听起来正确。有一次,我们聊一次天,Dr.H 在一小时内纠正一位小伙伴关于at的发音不下五次,我一度怀疑他是处女座。但是跟他聊天很有趣,你会忘记自己是奔着英语去的,除了时不时地被纠正发音之外,我们都在真的聊天**。Dr.H 给我们讲他的学生时代,我们有时候也插几句嘴聊一下自己知道的事情。比如,因为他是语言学博士,所以每接触到一门新的语言,就会想要学。于是,在他学中文的时候,我用英语给他解释了拼音音节的问题,还有中文语序跟英文语序的问题。很多词不会说,他会猜着提示。后来,我再没害怕过说英语,只怕遇不上好的听众。

我从 A 那里知道了,有位好的启蒙老师是多么重要(显然A是个反例),从 B 那里知道了,英语的作用是用来**展示自己想要展示给别人的东西,从 Dr.H 那里知道了,其实 Foreigner 根本不是那么在意你的口音纯正不纯正,他们只在意他们听不听得懂(发音正确跟发音纯正是两码事儿)。

好啦,理性的,感性的,都讲完啦。感觉如何?

—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